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荷的月色荷塘

怀念父母 感恩生命

 
 
 

日志

 
 
关于我

杜平:笔名晓荷。本科学历。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丹东市音乐家协会会员。曾在《诗刊》、《诗潮》、《星星》、《鸭绿江》、《满族文学》、《北极光》、《知音》、《中国文学》、《作家导刊》、《海外诗刊》、《农民日报》、《辽沈晚报》、《三峡晚报》、《湖北日报》、《词刊》《歌曲》等全国、省、市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歌词。作品曾被收入多种诗歌、散文选集,在全国征文比赛中多次获奖。本人辞条入编《中国散文家大辞典》。出版诗集《为你歌吟》。

网易考拉推荐

那条路又远又长 (原创报告文学)  

2009-11-10 16:25:55|  分类: 原创报告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条路又远又长 (原创报告文学) - 杜平 - 我的月色荷塘 

(和尚帽子山瞬间出现的彩霞,被俺拍摄到了)

那条路又远又长

                     ——有感于“重走抗联路”之行

                                              杜 平

很难想象,一向柔弱多病的我会在严冬的清早爬出温暖的窝,跟一群不相识的人去爬大山,“重走抗联路”。而这一切,源自网友吴兄、邵大侠的鼓动和大山对我的诱惑。 

几天前的早晨,是因了拍摄冬雪,偶然与这个网站的一位网友邂逅,让我与“时代丹东”结下了缘。

 当网站发起“重走抗联路,登和尚帽山穿越蒲石河”的活动时,我犹豫了。那可是海拔1208米的大山哦!我今生大约从没走过这样的山路。与其说是我想感悟当年的抗联英雄,还不如说是经不住几位热心朋友的再三的鼓惑,我终于决定去检验一下自己是否是个还有勇毅的人。

 

 一

不用说,野山离我们城里人的生活越来越远了,尽管去旅游,但像这回要爬的野山,还是不多。清早,当人们还酣睡在寒冬的漫漫长夜时,伴我不眠的星星和吴兄如约的电话,将我唤起。他与“磐石”“玩不够“等几位朋友顺路接上我,到达出发集结地。微露的晨曦中,周围全是陌生的面孔。显然,这是一个标准的网友聚会。看到大家都是背负着有模有样的专业的登山装配,越发令我胆怯。我,会不会成为他们的累赘?好在大家都十分热情。吴兄主动递给我一根登山杖,让我的心儿有了些许安慰。

几十个人分乘一辆豪华旅行大巴和一辆面包车上路了。大街上的路灯在为我们壮行。

 

  二

路上欢歌笑语。 
       在主持人“孙行者”的安排下,互不相识的网友们在做近距离的接触。每个人都做了简单的介绍。人们似乎都没有什么距离感,几句寒暄,几句笑谈,好象是神交已久的朋友。

吴兄是这次活动的总指挥。

起初,我抱定要保持低调,想悄悄地不引起大家的注意。可是,在一曲合唱《让我们荡起双浆》的歌声的引诱下,让我有了一种回归童年的冲动。或许是我的歌声太投入,引起了主持人“孙行者”的注意?我竟然成了被大家注意的焦点。没想到,我有幸与吴总指挥被一同请到了“台前”(车子的最前的位置)让我俩一块带领大家指挥合唱。

既然被请到了“台前”,就不能不硬着头皮了。好在有吴总指挥站在旁边给我壮胆,我只好大大方方地为大家服务了。我清了清因感冒而显得并不太清爽的嗓子,一声:“我们走在大路上……预备唱!”哇,全车的人唱的都非常投入,真不亚于那专业的合唱团呢!因为吴总那专业到位的指挥,让大家余兴未尽。我建议再来一首二部重唱《我是一个兵》为大家再鼓舞一下士气。那兴奋高昂的歌声响彻在车厢里,飘荡在清晨的公路上……逝去的童年梦哦,又呈现出一种独特的魅力,让每个人都感觉自己又年轻了许多。

音乐是最好的融合剂。

歌声拉近了我们,彼此组成团队;歌声鼓舞了我们的斗志;歌声给我们激情与豪迈。

车子一路奔驰,车窗外的景色不断闪过……神经早已被歌声点燃了。即使车窗外是一片寂寥,没了春的妩媚、夏的热情、秋的丰韵,也丝毫没有影响快乐的心情。我想,这绝对应该是一次快乐的旅行。

 到了骞马镇政府大楼前,我们接了向导。车子再一次启动,向着群山中的和尚帽子山挺进。骞马镇在凤城的乡镇中,地理位置比较特殊。它北接本溪、东临宽甸,山峰高耸,资源丰富。特别是煤炭储藏量为丹东之最。和尚帽子山就在它的境内。 因其山的主峰突兀高耸,远远望去酷似一顶僧人的帽子,因而得名。

 

     三

 大山连绵,峰峦叠障。

一路崎岖,车子终于驶入了大山的腹地。

山里有很多的小煤矿。

沿途,我看到了有一堆一堆的煤,在等待着运输出去。这是大山的馈赠,也是大山的奉献。也许,这里的人儿大都靠这大山的礼物而生存?我悄悄思忖着。感谢开矿的人,他们修了山路。

一条蜿蜒而下的的小河令我眼前一亮!

哦!蒲石河。我一直向往的地方。我看过她的图片,是那样的美丽而神秘。我曾在心里把她比做一位待嫁的新娘,羞涩、含蓄,风情万种而不失落落大方。我猜想,说不定哪天会被幸运的“新郎”把她“娶”走。而这一刻,我终于能亲眼目睹她的妩媚与柔情了……

可惜,这是一个冬天,万木凋零,鸟虫不唱,只见皑皑白雪,铺盖在溪畔、山坡。老树林黑压压的,给人肃然萧煞之感。

 经年更叠,四季风景。

 蒲石河的风韵吸引着摄影家们。 
       他们或倒或卧,从不同的角度狂拍这位“新娘”。我手中的一款老相机像“灰姑娘”,都不敢亮相了。我只好偷偷地欣赏她的美、她的韵;在人们不注意我的时候,让“灰姑娘”帮我拍摄下蒲石河的神韵。

我多想哦!能在风光旖旎的时节,会再次来到这里,把我对她的欣赏,大胆地倾诉;把我对她的赞美,尽情地传递。然后,再刻录下一张光盘,留给自己。

那掩映在薄冰下的清清的河水哟,即使悄然无声,也会让人感觉她在把心中的情话呢喃;那秋天慷慨遗留给蒲石河的火红的枫叶哟,像留给蒲石河的华笺,如诗如画,如幻如梦……

我不知道,这山怎么会这么高,高的让我看不到天;

我不知道,这路怎么会这么长,长的似乎没有尽头。

“时代丹东”、“重走抗联路”两面旗帜在引领着我们一行60多人,沿着向导踩出来的脚印向着和尚帽子峰小心翼翼地攀行。

和尚帽子山是长白山余脉,在凤城、宽甸、本溪三市(县)交界处的群山中属最为高险的一脉,山高林密,黑熊、野猪出没。发源于凤城境内的蒲石河是众多水系之一,向东南流经宽甸,注入鸭绿江。河流湍急,洪水期势如奔马,枯水期水落石出,清可见底。

当年,杨靖宇将军率领的抗联在这片原始森林中打游击,这里山高林密,有可靠的群众基础。从1934年秋,杨靖宇就率部在这一带活动,多次粉碎了日寇的围剿。

 

向导是一位五十几岁的山里汉子。他一路向我们介绍着当年抗联英雄杨靖宇将军带领队伍抗日的情景。他说:当年杨靖宇带领的抗联战士被日寇围困在这里与鬼子殊死搏斗的情景,还是他的父亲告知他的……他绘声绘色的为我们描述着。

曾经枪声、喊杀声一片的大山哦,如今一片静寂,你是不是在回忆当年的英雄们与敌寇拼杀的壮烈情景?

那一片片的白桦树哟,默默地遥望着蓝天和周遭的景色,是不是在时时提醒着人们千万别忘记了当年的英雄?

我的心开始在为英雄们默哀……

山涧的小溪结成了冰,我偶然发现了有一处竟没有结冰;涓涓的溪水,无声地流淌着,仿佛是烈士的鲜血,那不灭的英灵。我急忙取出我的“灰姑娘”摄下了这大山的“精灵”。

上山的路,难走到李白的蜀道。不,这里根本就没有路。我们攀援着前行,一个个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我们没有时间停歇。因为,中午前必须爬上主峰,不然,就只能在野外过夜了,而我们并没带帐篷。 
       大山很快耗尽了人的热量。我有些虚脱,几度险些晕倒,幸好有朋友相助。吴总指挥在我爬不动的时候,主动伸出手来,还唱着歌鼓励着我,不时撒着善意的谎言:“快了,再坚持5分钟!”哦!那天,“5分钟”竟成了最鼓舞人心的一个诱惑。其实,当我们最终爬到山顶时,我想,我听到了早就有不下几十个“5分钟”了。我明白,这个“5分钟”就象曹孟德的望梅止渴,但这是朋友的良苦之心。 
       我不止经历了多少次“报熊”。天哪!我竟然想哭。

我的上方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来,把你的背包给我!我一抬头,是胡桃夹子大哥。他憨厚的朝我笑着。我怎么能让一位长者来为我负重?我咬牙坚持着,我不能,不能做一只狗熊哦!倔强的性格让我鼓足了勇气,我不能让自己丢脸!

汗水蒸腾着全身,不用镜子,也能知道脸儿上的模样,我感觉到狼狈。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每一个人都在努力。事后紫玉如烟小妹发给我照片时,我那形象狼狈之极。她说:“能上去就不错了,还管什么形象哦!”她的这句话,令我很感动。唯有共同患难的人,才会理解这个中的滋味哦! 
       终于登爬到山峰了,肚子早就“咕咕”地提出了抗议。吴兄把他特意准备的午餐拿出来:各种面食、矿泉水还有北极虾等等;还有“逍遥行”和另一位尚不知名的兄弟竟带来了不同的鱼罐头,那鱼香在山野里飘散,诱惑着我的肚子里的馋虫;胡桃夹子大哥,是最负重的人,他的午餐极为丰富,他想的非常周到,把自家做的小咸菜都带来了不说,竟然还有一只北京烤鸭,这真是我没想到的。我在车上曾与吴兄开玩笑,说我想吃北京烤鸭呢,没想到在这海拔1208米的山峰会吃到这大都市的美味,真是幸福极了。瞬间,我突然想到当年的抗联英雄们可是从来都没吃到过哦!他们的肚子里,可全是草根与树皮呀!我的心中一阵难过…… 
       我想,我一定是饿的如同虎狼一般了,平时的淑女形象早已荡然无存。在野外,就着罡风,不客气地吃着别人的食物,今生我还是头一次。好在胡桃大哥和吴兄都比我大,我想他们大概都不会介意吧?呵呵,好香哦!尽管山上很冷,又不能生火,浑身的热汗被风一吹,冰凉的贴在背上,不知当年的抗联的英雄们是怎样度过这酷寒的冬季的。“王齐妈妈”的一杯热咖啡那可是奇迹,你能想象在海拔1200多米的野山之巅,还会有这等稀罕之物?更没想到,吴兄竟然会为我省下来一半,令我再次感受到非常的温暖,那如同三月里的和风从心头拂过的感觉哟……

我们终于站到了最高峰。当朋友们的镜头对准我们的时候,我心头涌动着一种自豪,一种骄傲;我们都没掉队,我也是英雄! 在山下时,远看“和尚帽子”山还不觉其高、险,及至到了主峰,才发现“和尚帽子”须得仰视。那是一片嶙峋的怪石构成的圆锥形的石峰,高约数十丈,其上星星点点生长着藤蔓野树,除了猿猴,常人是爬不上去的。平常这顶“僧帽”总是在云雾之中,当时我们恰好赶上了大晴天,又是中午时分,云雾散去,“僧帽”得以坦露真颜。网友们纷纷取出相机,一顿狂拍。我的“灰姑娘”也拍了一张,难得的是我竟然拍到了一道彩虹环绕着“僧帽”的奇景,想必这是千古奇照。我相信,既没有前人,也没有后来者,能有我如此的幸运。

 

       四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说的太好了。

下山的路真的比上山艰难的多。我们首先要踏出“雪山”,因为我们不能走回头路。在深雪中,我与几位朋友都没穿防雪的鞋套,山高涧深,坡陡雪滑,每走一步都是在经受一种生死考验。我真的有些胆怯了。我非常感谢吴兄在上山时借给我的登山杖,它为我增加了一点安全感。

我最应该感谢的还是那位叫“朝阳”的兄弟(其实,他也是第一次与大家同行,为了在文中称呼方便,这个朝阳还是我现为他起的名字,意思是一轮“朝阳”在冬日里会带给人们温暖)。在我最为胆怯最为困苦的时候,他说:“大姐!来,你抓住我的手。”他主动抓住了我的手。在下山的路上,这双手,几乎再也没有分开过。路上,我一直在想,当年的抗联英雄中,是否也有一位女战士,也这样被同志们牵着手?我与朝阳曾经讨论过一个问题:如果当生命遭遇到危险时,人们是否还会在意男女有别、授受不亲?我想,我不会!因为,生命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最珍贵的。朝阳斩钉截铁地说,他并不会在意。当我一再感谢他时,他说:“在这种情况下,换了谁,都是一样的。”这句话,我牢牢地记在心中。是的,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好人总是多数,何况在这样一个恶劣的环境中。

我们踏着没过脚踝的皑皑白雪,艰难地踯躅而行。朝阳没有戴手套,两只手冻的通红,我真有些不忍心。可是又不得不握着他的手,他若一松手,我们随时都有可能滑到山涧里;就这样,我们一步一挪地在雪中前行。山风从耳畔呼啸而过,我开始流清涕了,还有泪想流……可是,我又不好意思流呀!此前,我与朝阳兄弟并不相识。我想起了抗联的队伍中一定也有女战士在危难之中,一定会有同胞的一双温暖而有力的大手在牵着她。与之相比,虽说是此一时彼一时,不可同日而语,但其真情是一样的。

好不容易挪出了“雪地”。我与朝阳的鞋子都灌满了雪,鞋子袜子全湿了。向导看到我们狼狈的模样怜悯地说,决不让我们再走雪路了。于是,便引导我们朝另一方向找雪少的地方下山。现在的我们,可以找雪少的路,而当年的抗联英雄们会有这种选择吗?或许他们会专捡山中雪厚的老林子穿行。

 这一段山体是大约呈65度角的陡坡。这里哪有什么“路”呀?分明就是在滚石间穿行,我们更无法松开手了。也许就是我的体力真的不行,我的腿似乎失去了知觉,本能而机械地挪着身体,我们就象拴在一起的两个蚂蚱,一个人摔了,另一个人便也倒下了。于是,每当听到“呀呀呀呀”的声音时,那就是我们其中的一个人摔倒了。那天,我最不想听的就是这种声音。然而,这种声音却此起彼伏。我们不知道摔了多少跤了哦。最为陡峭险情四伏的一段路,还不得不放下了绳索,大家顺着这条绳索慢慢下滑。那种惊险,像电影一样时常闪现在眼前,恐怕今生是不会忘记了。

在一处陡崖上,走在我下面的朝阳兄弟忽然脚下一滑,我本能地拉他一把,好险,他差点儿掉下去。“大姐!真谢谢你,救了我一命!”他脱口之言让我感动。我也为自己能帮助别人感到自豪呢!其实,我心里明白,他才是我最应该感谢的朋友。

我们实在是太累了。朝阳建议稍事休息。他点燃了一颗香烟,贪婪地吸了几口,然后用脚再挖一个小坑,将烟头掩埋。气喘如牛的我倚在一棵白桦树干上,心绪难平——

我想问这大树,你看过烈士的身影吗?

我想问这山石,你见过烈士的足迹吗?

林木沉默,山石不语。我的心更加沉重……
       人生之路很长且很远,有太多的坎坷,先烈们用鲜血和生命为我们走出了这条“路”,我们是踏着烈士的足迹而行,我们没有理由忘记过去,更没有理由不珍惜今生。 
       怪石嶙峋,悬崖险峰;云雾缭绕,阳光彩虹,无异是摄影者的最爱。

我真是佩服那些身背照相机的摄影家们,他们真的很辛苦,对艺术的那份追求和对生活的热爱。在这样陡峭的山路上,竟不顾危险不放过任何令他(她)们感兴趣的瞬间。在山顶,我让“边城雪绒花”为我留下站在“时代丹东”旗帜下的影子,她是一位很谦和的女子,想必也是一位善良的朋友,我看到她对一棵枯树根下残留的一点绿芽产生了兴趣,想必她拍下的是一种对生活的祈盼与向往;上山时,那位叫“夏日的港湾”朋友,在一块横亘眼前的锯下来的木头前,特意让我摆出随意的姿态,抓拍我的瞬间;我抛弃了往日的羞涩与矜持,在冰河上,挥舞起天蓝色的头巾,主动请求邵大侠和吴兄为我拍下那莹洁的情愫。在我的周围时不时地感觉有镁光灯闪现,我非常感谢为我抓拍下那一瞬间的朋友们,为我留下了永远的纪念。

 

     五

终于下山了。可是山路弯弯,大山的怀抱太深情了。

夜幕笼罩了大地,天已经黑透了,没有月光也没有星星。山里几乎没有人家。空旷的大山和雪野里都静悄悄的,静得都让人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只有踩在脚下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莎翁的名言不无道理。

人们都在急急地朝着停车的地点赶路,我一点也不敢怠慢,大家不时地前后喊几嗓子,若没有朝阳兄弟的相伴,我不知道会在路上摔多少跤了。真是举步维艰哦!当我发现自己的翻毛皮旅游鞋全部张开了嘴时,心里开始阵阵发慌,我真怕坚持不到家,会影响全体人员的正常行程。好在朝阳兄弟是一个非常耐心的朋友,他不时地安慰我,稳住了我的心绪。一路上,我们不断的用说话来鼓励对方,因为,我们都太疲劳了。

“和你一同笑过的人,你可能把他忘掉;但是和你一同哭过的人,你却永远不忘”——([黎]纪伯伦)。

“没有体验真正的友情的人,作为人是残废的”——([日]池田大作)。

 这一天,不但让我感受了重走抗联路上的艰险,更让我体验到了什么才是人间可宝贵的真情。

 这一天,我无法忘记,我会永远铭记于心。尤其是在这一路上给予我帮助的朋友们。

已是深夜了,远在西南的儿子打来了电话,母子情深,尽在话语之中。我多想告诉他,我刚刚走过的这条路哦,可是,我又怕让儿子担心,因为,他从未走过这样的“路”,现在的孩子会理解我们吗?

那大山里的的每一枚叶子,那怕是一棵草一捧泥土哦,都是历史的见证。它见证了当年的烽火硝烟,也见证了如今的我们。

那经年不息的蒲石河哦,多么像一曲永远流淌着的动人的诗篇。河水不会停下行进的脚步,我们也不会。相信还会有后来人,还会循着这前人的足迹,继续前行……

啊,蒲石河;啊,和尚帽山,我梦中的河,我梦中的山。 
       令我永远难忘的抗联英雄们走过的路,那条又远又长的抑或是根本就没有路的路。

……

                                                                             写于2007年12月2日星期日夜

                                            修改于2007年12月10日下午

                                             2007年12月10 日 《榕树下》社团推荐   ( 6297字)

那条路又远又长 (原创报告文学) - 杜平 - 我的月色荷塘

俺在车厢中领唱

那条路又远又长 (原创报告文学) - 杜平 - 我的月色荷塘

俺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倒在雪地上休息休息……    

那条路又远又长 (原创报告文学) - 杜平 - 我的月色荷塘

 俺倒在冰山上,还没忘记扬起手中的天蓝色的围巾……摆个造型。

那条路又远又长 (原创报告文学) - 杜平 - 我的月色荷塘

那条路又远又长 (原创报告文学) - 杜平 - 我的月色荷塘

再累再苦,俺也要抢着拍几张风景片片……

 

那条路又远又长 (原创报告文学) - 杜平 - 我的月色荷塘

攀登山上最高峰,感觉自己真是了不起……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