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荷的月色荷塘

怀念父母 感恩生命

 
 
 

日志

 
 
关于我

杜平:笔名晓荷。本科学历。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丹东市音乐家协会会员。曾在《诗刊》、《诗潮》、《星星》、《鸭绿江》、《满族文学》、《北极光》、《知音》、《中国文学》、《作家导刊》、《海外诗刊》、《农民日报》、《辽沈晚报》、《三峡晚报》、《湖北日报》、《词刊》《歌曲》等全国、省、市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歌词。作品曾被收入多种诗歌、散文选集,在全国征文比赛中多次获奖。本人辞条入编《中国散文家大辞典》。出版诗集《为你歌吟》。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白鸽 (原创散文)  

2009-08-12 13:03:28|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白鸽

                               杜平

  它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我的心仿佛被什么揪着一样,阵阵发紧。但我仍不时地到阳台守候,幻想着它还能回来……

 那是一个美丽的夏日早晨,不经意间一只白鸽闯进了我平静的生活。

雪白的羽毛裹着黑尾,象一个穿着白色燕尾服的绅士,红眼睛小嘴,鼻翼上还歪斜着一络黑白相间的短毛,愈发显出它的调皮和可爱。也不知是被谁剪了双翅,它总想飞起却又无可奈何,更诱发了我对它的疼怜。于是,从未养过鸽子的我,竟下决心要收养它。

在阳台窗外的铁栅栏里,我和丈夫一起用木板做了上下两层格的小窝,再铺上干净的报纸,为它开辟了一小块生活的天地。到市场去买来玉米,又唯恐粒太大,便用铁钳细心地一粒粒夹碎,再将小钵装上清水,一日三餐地好生伺候。然而,几天过去,那白鸽仍不吃不喝,单腿独立蜷缩一隅,喉咙里不时地发出“咕咕……”的哀鸣,直叫的人心里阵阵泛酸。

呵!我突然明白,一定是它太寂寞了,是想有个伴儿?

向朋友求助。于是,又一对漂亮的灰色夹白斑点羽毛的信鸽驻足我家。

那是刚出生才一个月的信鸽,于白鸽相比要逊色很多。但,它毕竟能与白鸽为伴呀!两只小鸽子怯怯地相偎在一起,几天后,便不再怯懦。为了争抢食物,白鸽竟被这两位后来者啄的威风扫地。以往寂静的阳台,因了鸽子的到来,开始喧闹起来……

每天,我下班回来,第一件事便是给鸽子喂食换水打扫卫生。然后,便细心地观赏鸽子的动态。忽一日,我突然发现那白鸽,经常鼓起脖颈,尾羽扫地,两翼下垂,嘴里咕噜咕噜地叫个不停,向那只雌鸽一次次地冲击而去,炫耀着自己的舞姿,似乎是在讨得雌鸽对自己的好感。只见那雌鸽微微地点着头,偶而也架着两翅,向白鸽一次次地冲迎过去。难道是它们开始初恋了?

 待两三天后,白鸽终于停止了乱舞与咕噜声,将头一次次地向自己的肩背上蹭,嘴巴一张一合地示意雌鸽靠近点。雌鸽便慢慢靠前,先用嘴轻啄雄鸽的羽毛,后又试探着伸到白鸽的嘴里,开始了亲密无间频频接吻的生活。

 又几日,只见那白鸽飞进飞出地忙个不停,嘴里衔着从外边叨来的草茎草叶。噢!是那雌鸽快要产蛋了。只见白鸽既不离去也不近前,就在周围走来走去,警惕地保卫着雌鸽的安全。白鸽每天上午入巢换母鸽出来觅食活动身躯,下午四五点钟母鸽再入巢换白鸽,如此反复。

 约18天左右,两只幼鸽就破壳而出。哦!那是两只多么丑陋的小东西呀!硕大的脑袋光秃秃的,又长又粗的喙尤其难看,两只光秃秃的肉翅,一身黄黄的茸毛长满了羽笋,看来它们需要充足的钙质与保健砂才行。于是,为了给它补充营养,与丈夫一起又到市场买来保健砂和蓖麻籽。只见白鸽真是尽职尽责,吃一点东西,就立即回去哺呕给幼鸽,自己却毫不保留。白鸽小小的嘴,往往被幼鸽啄的都合不拢。在白鸽哺育幼鸽期间,都会瘦的胸骨如刃,直叫人心疼不已……

在白鸽的辛勤哺育下,家中的鸽子最多时竟达到了10多只!那可都是白鸽的“孩子”呀!每每“孩子”长大后,都会被白鸽赶出窝巢,促使其学会独立生活的能力,然后再哺育下一拨“孩子”们。

每当清晨,天幕上刚刚染上早霞的玫红,就听到一阵“扑啦啦”的振翅声,白鸽带领它的一群“孩子”飞向蓝天。只见一群鸽子呜呜地盘旋在蓝天下,飞得特别地欢愉。,你看那白鸽,一翻身,宛如一朵白云,在太阳的映照下,黑的尾又闪出一些金光来,煞是好看……每每此时,就会让我感到心旷神怡,遐思翩翩。

最让我开心的还是观看鸽子沐浴。每天,我都会放一小盆温水,只见白鸽第一个跳入水中,欢喜的如燕子口衔芦枝,又如海鸥戏游水面,继而如风吹荷花,美丽娇艳!

更令我赞叹的还在于,在恪守贞节上。白鸽与“母鸽”之间,飞鸣相依,形影不离,犹如夫唱妇随。纵然再有漂亮的鸽子飞来,白鸽仍对“母鸽”一往情深,不离不弃。

白鸽在尽职尽责地充当着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角色哟!

当我无端地陷入某种无聊某种孤独的时候,当我告别一个又一个清晨和黄昏,眼前就会蓦然掠过我的白鸽的倩影,郁闷的心情便会有一股活风穿透……

没曾想,就在一个堪称美丽的秋阳炫耀的黄昏,下班后,我拖着疲惫的脚步,匆匆地来到窗前。咦?为什么以往欢蹦乱跳的白鸽却一动不动地茸拉着脑袋,呆在一隅,不再如往常一样欢喜地奔我而来,撒娇地敲啄我的手指讨要食物?我慌忙打开窗子,将它抱在怀里,只见白鸽大张着嘴,挣扎着大喘着气,双目圆睁,直视着正在窝巢里刚出生的幼鸽,仿佛要告诉我什么……噢哟!那是不舍他的“孩子”呀!我大声地呼唤着“白鸽”,然而,在我的怀里,在它最依恋的主人的温暖怀里,我的白鸽终于瘫软而去……

大滴大滴的泪儿从我的眼中奔涌而下……心儿仿佛被掏空了一般的疼……在楼下的柳树下,我小心地将白鸽安葬。

每每想起白鸽,每每看到白鸽的照片,我就会伤心不已,感觉手中的笔依然颤抖……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