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荷的月色荷塘

怀念父母 感恩生命

 
 
 

日志

 
 
关于我

杜平:笔名晓荷。本科学历。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丹东市音乐家协会会员。曾在《诗刊》、《诗潮》、《星星》、《鸭绿江》、《满族文学》、《北极光》、《知音》、《中国文学》、《作家导刊》、《海外诗刊》、《农民日报》、《辽沈晚报》、《三峡晚报》、《湖北日报》、《词刊》《歌曲》等全国、省、市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歌词。作品曾被收入多种诗歌、散文选集,在全国征文比赛中多次获奖。本人辞条入编《中国散文家大辞典》。出版诗集《为你歌吟》。

网易考拉推荐

无法投寄的稿件(原创散文)  

2009-10-14 11:29:36|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法投寄的稿件

        作者:杜平             

“你是说小韩?韩来益?唉哟!他早就去世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的头嗡的一下,有些眩晕。虽然我早就知道他身体欠佳,却想不到正值壮年,被尿毒症击倒在床,再也不能从事他所热爱的工作不说,竟然永远地离开这人世了。  
        作为文友,作为曾经的编辑与作者,我们可以算是朋友了,而今,算是文缘已断。在这个秋风初起的季节,这确是令我难过令我唏嘘的消息。
        韩来益曾是《丹东广播电视报》的一名打工记者。由于一直没有正式入编,他为之苦恼过,毕竟他是一个家庭的支柱哦。
        我与他的相识,是在1998年,他负责《丹东广播电视报》的一个“青春花季”栏目。我写的《蕴蓄春天》,1998年2月25日发表在那个栏目,内容是用散文的形式写我自己怎样自强不息走在人生之路的,很短的一篇。其间,我们从没谋面。
        直至1998年9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语气非常着急的感觉,他让我立即写一篇关于怎样教育儿子的稿子。因为新开了“花季扫描”栏目,急需稿件。他想起了我,用不容商量的语气让我帮忙救急。我真是不想写我是怎样来教育儿子的事情,我总感觉那是一个母亲应该尽的责任,根本没必要张扬。盛情难却,我还是决定写了!当我征求儿子的意见时,儿子不同意我发。儿子说我用真名发稿,他的同学就会都知道写的是他。儿子也是天生一个不事张扬的性格。无奈稿子催的急,我便想起给自己起一个笔名。想了很多,最后还是认为“晓荷”的名字适合我。为此我特意还征求了韩来益的意见,他说:“晓荷,拂晓的荷花,出污泥而不染。很好!就用这个了!”他在电话中说。
        当1998年9月3日的报纸还没发行前的两天,因为,有几个编辑我一直没见过面,也很想大家在一起坐坐。晚上,当四位编辑到来时,韩来益递给我一个厚厚的牛皮纸文件袋。他非常真诚地说“谢谢你!”我打开一看,竟然是那一期刊登我的稿件的小样。他打印了很多份,且一点也没折叠地装在了文件袋中,这一举动,让我感受了他对文字的认真、对作者的真诚。
        接近初秋的夜晚,在“安东大世界”的包房,我们边吃边喝,因为是我作东,我唯恐慢怠了朋友。可是大家的本意并非在吃喝上,而是在唱歌上。也许是编辑们平日的工作太枯燥了吧?这是一个借此来放松自己的机会。记得那天晚上我唱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枉凝眉》(新歌我并不太会,我只好唱老歌)却得到了大家的好评。马老师唱的较多,丽波唱的是什么我记不清了,感觉韩来益是京剧清唱。那个夜晚,与文友坐在一起聊天,让人感觉愉快。
        大家的工作都很忙,而后就再也没时间联系了。
        直到2001年初冬的一个上午,他突然打来电话给我,说他出了一本书《含风鸭绿》,想送我一本。我非常惊愕……而当时他的身体似乎出现了问题。我如约来到大街上,他事先很郑重地在书上为我签了名,盖上了他的名章。时值中午,他执意要请我吃饭,他总是念念不忘我当年为他救急之事。在街边的一个火锅店,付款时,我们争来争去的,他说他是男人,应该由他来付。我知道这是一个男人最后的自尊。可是,当时的他已经不在报社了。我想,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再请他。可是,从此没有再见面。
        他手中的笔就是他的饭碗,并且他是那么地热爱文字。他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为本市文艺界的知名人士写的这本书《含风鸭绿》。竟然是他自己赔钱写的一本书!出一本书,这对于有钱的人来说,也许算不上什么,可是对于打工记者的家庭确是一个负担了。而能把自己的文字留在世间,这对于热爱文字的作家或作者,它的意义是非同一般的。我非常理解这种心情。他说,如果他有资金,他还期望能写出下一部。        
        后来我才得知他患了尿毒症,且是晚期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他的电话,想去看望他,竟然被他一口回绝了。他说,现在的模样,任何人也不想见了。他的女儿很小,他期望女儿能像旭日东升的太阳一样幸福地生活着。可是,他却不能尽力了。他的声音非常微弱,他这样对我说:经常的透析是非常痛苦的……他牵挂着还未成年的女儿啊!他期望能换肾。然而,他已经债台高筑,真的是力不从心了。
        我沉浸在一种悲哀之中,一种在别人需要帮助时,我却无法伸出援助之手的悲哀与痛苦之中。我多么希望在别人需要帮助时,我有能力给别人以温暖和慰藉哦!此时,我感觉任何语言都是非常苍白,我无能为力。
        我曾经把他的病情发到了网上,我想通过网络来引起社会的关注,呼吁好心人来挽救一个打工记者的生命。然而我的力量是多么的微小哦。我常常为无力帮助别人而夜不能寐。我曾与他的爱人联系过,说过我的想法,我感受了那位大姐做为一个女人身上负担的沉重。我能给予他们的只有同情,只有默默地为之流泪为之悲哀了。
        时光的飞逝,会带走岁月的脚步,带不走的却是永远的回忆。
        在这个秋日的上午,我找出他当年为我刊登的那两篇短文,我多想告诉他,曾经文中的两个主人公——我与儿子的现状,我们取得的进步。

 我找出了韩来益写的那本给我签了名的书《含风鸭绿》,似乎感觉有一股清风从面前拂过,而这股风正盘桓在鸭绿江——母亲河的上空。
        韩来益——一个不为人知的打工记者,正在风中含着微笑,凝视着家乡的山河,凝视着家乡的变化!

                                                                

                                                                                  修改于2011年10月14日上午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