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荷的月色荷塘

怀念父母 感恩生命

 
 
 

日志

 
 
关于我

杜平:笔名晓荷。本科学历。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丹东市音乐家协会会员。曾在《诗刊》、《诗潮》、《星星》、《鸭绿江》、《满族文学》、《北极光》、《知音》、《中国文学》、《作家导刊》、《海外诗刊》、《农民日报》、《辽沈晚报》、《三峡晚报》、《湖北日报》、《词刊》《歌曲》等全国、省、市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歌词。作品曾被收入多种诗歌、散文选集,在全国征文比赛中多次获奖。本人辞条入编《中国散文家大辞典》。出版诗集《为你歌吟》。

网易考拉推荐

来自大地的唯美多情的诗性世界(诗评)  

2010-01-10 17:07:47|  分类: 我的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大地的唯美多情的诗性世界

               ——女诗人杜平诗集《为你歌吟》读后

                                     黄文科

杜平诗歌与新时期女性诗歌先锋状态构成了反差,我把杜平的诗歌归纳为与新时期女性诗歌相隔绝的自发状态,这倒让我有机会换一个角度,回味新时期已降的女性诗歌。我们所关注的新时期女性诗歌,不该是排除掉民间情怀的原生态写作方式,不该排除掉温良恭俭让的传统诗歌美学,不该排除掉舒婷翟永明尹丽川等塔尖之下再之下再再之下的女性诗人的塔基。我的这种学理上的草根情怀,不是说具有先锋意义的女性写作或躯体写作不重要,而是说,女性诗歌的构成不要因为某个观念,把诗歌从大多数女性诗人世界里粗暴排除。对于杜平们说来,不知道风起云涌的女权运动不要紧,不知道标新立异的美国自白派不要紧,不知道台湾女性诗人蓉子林冷夏宇不要紧,不知道是新时期已降的舒婷翟永明唐亚平伊蕾李轻松林雪李见心安琪尹丽川巫昂不要紧,她们有时间阅读思考吸收扬弃,她们有权力按照自己对诗歌的理解写作诗歌,况且贴近民众的原生态诗歌写作,对于普及诗歌有着天然的养生作用,尊重原生态的诗歌写作,可以通过诗歌的多样性,优化诗歌的自然生态环境。我们可以仰望诗歌夜空中的星斗,我们也可以蹲下身来,亲近诗歌大地上的无名花。杜平的诗歌是生长在大地之上的,大地为她提供的源源不断的生命诗意,大地让她具有一个女性诗人母性和女性的情感力量,大地让她热情似火,大地使她多情善感,大地让她温情如雨,大地使她诗情洋溢。这169首诗歌(其中有9首是组诗),是她短短几年时间完成的,我们阅读时候,不用戴上诸如先锋、现代、后现代、解构主义、反讽等有色的眼镜,以一棵树的情怀,以一颗小草的眼神,以一棵水稻或芦苇的情思,如同瞭望春天里的一块荒地或者一块湿地或者一块水田一样,阅读一个普通女诗人眼里和心里的唯美多情的生命世界。

一、在悠远的山水影像里呈现心性的自然美。对诗人来说,行走是必修的功课,只有行走,潜伏在心性里的诗意才会与瞬间涌入眼底的物象产生璀璨的闪烁和焊接,这个闪烁和焊接是个美妙的、令人激动的心灵创造,诗人的本事可能就在于从寻常人的麻木和道不出的常态中脱颖而出,通过心理的机能获得了瞬间的理性和感性的孕育和萌生。杜平是一个行者,家乡的山山水水,留下了她多情的足迹,祖国的许多大都市和名胜,也留下了她多情的心跳,我觉得她不是用脚在走路,而是用眼睛在走路,而是用那颗敏感的心灵在走路,自然所到一地,便有诗意的感知和吟咏。作为歌者,她当然立足普世诗意的传达,甚至她的诗意有些陈旧和模式化,她也不在乎,她充沛的有些表面化的感知能力,让她的诗歌如泉水一样处于涌动状态。老实说,“诗言志”或者“文以载道”这些艺术信条害人不浅,在诗歌异化为某种工具时,诗歌已不再是诗歌,或者说是不纯粹不精致的诗歌。我的这种批判情绪影响了我对诗歌的评价。所以,杜平这类山水诗,我不喜欢她惯性的社会化的表达,或者说不喜欢所谓诗言志的表达方式,因此她的山水诗在我评价里成就不高。也许我的这种苛刻对于杜平们不公平,她们用普世的方式传达着真善美,我是把杜平的诗歌放在更高的诗歌美学来讨论,我自然会欣赏那些纯粹的传达自然美的诗篇。我喜欢自然化的人格,这可能与中国诗歌自然本体论有关,由于阶级斗争等普罗文学观念的影响,自然化的人格在泛社会人格的排挤下非常式微。不过在杜平的诗歌里,我们不难发现杜平建构自然人格的努力,在那首《那片达子香》里,我们看到她的不自觉的自觉:“那粉嘟嘟的小嘴儿/半张着……呶起一个个香吻/在森林中张扬。/看呀,那山崖的缝隙,摇摇着/醉出一片红晕,让过路的山羊/凝望。痴情卷起青草的长须/递上安全的绳索,交织出/青藤的神话。//达子香哟,羞红了脸庞/在红松和白桦的怀抱,深情地/溢出,千年的沉香。”近年来随着地域诗意意识的自觉,致力诗写丹东的诗人不少,杜平的一首《燕子唤醒了》,让我感动于虽属于丹东但更属于杜平内心涌动的自然之美:“月亮 刚刚消遁在/对面的山岗/燕子  起舞在这方土地上/用婉约的歌喉  唤醒/寂静的鸭绿江//燕子俯视江面  一个翻腾/悲鸣声声  传来/久远的童话   一夜之间/惊动了小草和大树/所有的叶子  都纷纷/竖起了耳朵//人们揉开惺忪的眼睛/翻阅  水中的波光云影/浊浪把思绪愈推愈远/历史的血腥  早在/山花凋落的季节  就把/山峦和江岸的泥土浸透//所有的性灵/似乎  都长上了翅膀/燕子在蓝天领队/朝着春天的方向//我站在黎明时的江畔/向燕子掠过水面的高度/仰望”。这首诗歌思绪流畅,诗意澄明,诗感精微,让我们享受诗歌中流动的自然美。我觉得民间状态,有时必须借助学院派的技术和精确,像杜平这首诗歌,看不出其诗歌观念的滞后和技术的粗糙,宛然是一个老到的学院派。唐代诗人王维是中国山水诗的翘楚,但是王维的不少山水诗歌的结尾很失败,如同我们许多诗人写诗总要有一个光明的尾巴,王维诗歌的结尾常常画蛇添足,削弱了诗歌中饱满的自然美。杜平的山水诗用自然物象人格化的创作方法,诗歌中不乏有精彩的句子,不乏有新奇的意象,但常常给人以有句无篇的遗憾。况且诗歌写作过于随意和直白,多数诗歌缺少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即便有像凤毛麟角一样《燕子唤醒了》这样的篇什,她的山水诗歌创作仍然是民间的自发写作。

二、在温情的情感抒发里呈现心性的人伦美。多数女性是以情感为价值取向的,她们在世俗的社会里,要做一个好女儿、好媳妇、好妻子、好母亲,这里不仅有男权社会的规定性,也有女人的天性使然。女诗人无论年龄和生存状态,始终维持与世界的爱恋状态,这是她们的人生价值所在。杜平的爱恋诗歌,有写给母亲的,有写给爱人的,有写给儿子的,有写给友人的。杜平的爱恋诗歌,不追求诗意的深度,不追求表现手法的现代,在温情的抒发里,隐藏情感的诗意密码,表达一种时而朦胧、时而明快的诗意的人伦美。在那首《又是清明》诗歌里,我们感受着杜平怀念故去父兄凄清的人伦美:“怀揣悲伤,走向那条路/衰草凄凄,疯了一样/漫延在山野,划破长空的/是声声孤鸿的哀鸣,撞击在/冰冷的石碑上,成为一种回声”。在寻常的人伦中,人们保持着驱不散化不开的情感纠结,如果用理智衡量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在中国社会里,几千年来人们都在延续这种情感表达方式,在不温暖的社会中,以家族的方式保持着民间的永久的温情。这首诗歌既有对于故人的怀念,也表达了生命不再的色空美。杜平是一个很幸福的女人,在诗歌中这种幸福弥漫成一种格调或者一种方式或者理想化的生活,我们不经意就能找到她的甜蜜和幸福:“采一束顶着露珠的玫瑰/再加几枝勿忘我/到那个年青的湖畔  寻找星星”,“只希望  有一场星星雨/从深邃的夜空  突然降临/打湿我的眼睛”,她沉浸在重温青春时代的浪漫气息里,像一个不肯长大的孩子。不过,这样说来也未必全面,她也在她的诗歌表达超越世俗的爱情观:“我的家  并不豪华/我能给你的只有/一腔真诚  和/骨子里的善良,”这样的诗句,让我们感到诗歌确实有无用之用,她能够绿化人的心灵世界。说到这里,我觉得爱恋的诗意确实无比宽阔丰富,杜平只想让诗歌保持着优美烂漫的风度,有些爱恋诗歌不一定有具体所指,诗歌的意义在于抽象,所以我觉得杜平不少爱恋诗歌写给虚构的倾诉对象。爱恋是人的隐私,是人的幽暗的甜蜜的世界,每个人都有其情感体验,每个人都向往着最新的情感体验,所以,像席慕蓉的诗歌,像李清照的诗歌、像狄金森的诗歌,超越时空,超越代际,获得了永恒的艺术吸引力。女人的心灵更多是情感构成,在想象和虚构中,心灵变得自由和富有活力,所以哪个人从爱恋诗歌中对号入座,就不懂得虚构的原则,虚构让人生高于现实:“我一次次刷新/出现在荧屏上的  总是/你的名字/从一棵树的形象/变成海的浪花//我用鼠标拖出大山的高度/却怎么也高不过/海浪的汹涌/我的情/已在夏的季节泛滥/冲溃了/我努力叠起的防线。”(《珍藏》)我喜欢杜平诗歌的这种活力和成熟女性世俗化后未必还有的激情。杜平不属于小家碧玉,她的抒情充满高亢的力度,有些诗歌有着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我还想引用她的一首诗歌,题目为《这个夜晚,我为你朗诵》:“在这秋风轻舞的夜晚/为我远方的鸥鸟/朗诵心中的诗歌/清幽的嗓音/传达我如水的情愫/我深情的目光/穿越黝黑的夜空  寻觅/我失落千年的爱情//在这寂静如水的夜晚/谁能为我擎举一盏明灯/让我看清这模糊的诗行//写下多少千肠百转的心声/我回放一曲泣泪的弦乐/让琴音飞跃群山峡谷/在浩瀚的海面/盘旋成   心的模型/就让海浪亲吻我圣洁的心音吧/还有今世  积郁心底的倾诉//哦,远方的鸥鸟/在这月光盈盈的夜晚/已经栖在橄榄的枝头/能否听到我泣血的呼唤/亮起你清润的歌喉/我蓄满思念的清泪哦  与月光相融/多么期盼  我深情的吟诵与你的歌声/汹涌成一条绵延的河流。”女人的爱恋等同于人生,所以女诗人所写的爱恋诗歌,就有了人世的厚度和隐含在心灵深处的生命美。

三.在外化的诗性意象再造里呈现心性的人格美。杜平不光在自然的山水中徜徉,不光在私密化的情感世界里吟哦,她也在宏大物事中展现大我的人格世界。有意思,曾几何时,什么太阳、大地,什么星空、宇宙,诗人们要展现一个宏阔的精神世界,郭小川也好,贺敬之也好,他们追求诗歌的壮美尽管由于过度政治化造成了诗意的空洞,但是,壮美和宏大叙事不应该从当下隐退。我们不反对呈现幽暗的心灵世界,我们不反对呈现变形的荒诞世界,但是,不能把诗歌的诗意狭隘化,不能把诗歌的诗意粗暴的仅仅限定在所谓的现代后现代的艺术地带。所以,一个诗人同时代一样,你的诗歌写作需要多元化,杜平的诗歌给了这样的启示。在《生命中,那滴水的姿态》的组诗中,杜平表达自己豪放的精神世界:“一滴水  匆忙地行走/一刻不停  向着大海的方向/阳光交替着月光/是水行驶在旅途的灯盏/小溪山泉是水的风景/黄河长江是水泅渡的驿站/而那  汹涌澎湃的海洋哦/是水执著寻找的挚爱/竟然如此地遥远/水哦  不辞辛苦地奔波/在险峻的山岭  在空旷的荒野/在喧闹的城镇和宁静的山村//远远地  传来大西洋的声声呼唤/那是寻觅了多少年的/粗犷的浪拍海岸的音乐之声哟/水的心开始狂跳  那辽阔的音律/像非洲“达姆达姆” 激越的鼓点/召唤着水  义无反顾地/扑向大海宽阔的怀抱//水  开始舞蹈/大海擎起手臂   温柔地托着水软软的腰肢/在波峰中起伏   在波谷里迭宕/嘿!“达姆达姆”  再敲打得猛烈些吧!/水  颤抖着  发出无声的呢喃 / 海的身躯   挺拔着  昂扬着/似黑非洲丛林里的雄狮/咆哮着/……威严中  却隐含了对水的万般柔情/这滴水哦  追逐着大海。”由于与政治很远,由于回避了诗言志的信条,这首诗歌有着江海一样生命的律动。在组诗中另一首《接受生命的阳光》中,杜平与先前的温文尔雅的小女子判若两人,她有些像惠特曼豪放不羁:“太阳哦  你这宇宙的精灵/隐蔽在月亮的背后  终于/从海岸线的黎明中喷薄跃出/以君临天下的气势/俯瞰大海  群山/  以灿烂的笑  抚摸世间万物/一滴水  无力抵挡阳光的热情/渐渐地  蒸腾  上升/与蓝天上的白云相拥//海天相隔  遥遥相望/这滴水哦  在云层中呜咽/轻泪潸然  天空愁云叠布/……霎时  嚎啕成一帘雨幕/从天而降  势不可挡/洒向巍峨的群山 洒向奔流的江河/洒向热情的波涛 洒向静谧的港湾/水  翻滚着挣扎着/向着祖国的方向”。除了最后一句有些露怯外,整首诗歌大气磅礴,使人很难想象此诗会出自女人之笔下。由此看来,如果说,宇宙世界浩瀚无穷,那么每个人的内宇宙也是浩瀚无穷的,只是我们自己常常感知到一部分,这是人类至今仍执迷不悟的局限。当然,杜平对诗意的人格美的追求肯定不仅仅是人格的豪放美这一个向度,其实,关于人格自然美前面已经论说过,关于诗意的人伦美也已经论说过,我要说的,杜平的诗歌中还有关于诗意文化美的追求,那组写北京纪事的诗歌,我很喜欢,如那首《后海》,就让我感叹杜平对人格美的文化追求:“我没想到,北京/会有那么多的海/后海的微波,在夕照下/泛起迷人的光芒/临街的茶室酒楼,在/华灯初上时,用霓虹招摇着/悠闲的神秘。一弯月儿/也把身子,探进了海里。”至于在大都市上海,她的人格美中又有对现实关注力量,否则她就不会关注世博会工地上八个席地而睡的农民工。诗格即人格,人格即诗格,杜平的诗歌构成多样,但追求诗意的人格美是其显著的特点。

杜平的诗歌还在路上,她需要通过交流,改变诗歌创作的土壤墒情,吸收更多的阳光雨露;她需要根据自己对诗歌的理解,慢慢的思索和总结,慢慢的改进或提升。有些诗歌,她应该沉一沉,要选择最佳的写作方式。要阅读,从人类的诗歌经验汲取创作的艺术力量,一切都为我所用,我们有理由相信,杜平有这样敏锐诗歌感知能力,又多情又唯美的审美积淀,又有执着的诗歌之爱,在肥沃的充满生机的生命大地上,杜平会跟随诗歌走向更遥远的地方。

 

                                                                                       2009年10月3日夜

 

 

————————————————

黄文科:辽宁省文艺理论家协会理事、丹东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诗人、诗评家。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