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荷的月色荷塘

怀念父母 感恩生命

 
 
 

日志

 
 
关于我

杜平:笔名晓荷。本科学历。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丹东市音乐家协会会员。曾在《诗刊》、《诗潮》、《星星》、《鸭绿江》、《满族文学》、《北极光》、《知音》、《中国文学》、《作家导刊》、《海外诗刊》、《农民日报》、《辽沈晚报》、《三峡晚报》、《湖北日报》、《词刊》《歌曲》等全国、省、市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歌词。作品曾被收入多种诗歌、散文选集,在全国征文比赛中多次获奖。本人辞条入编《中国散文家大辞典》。出版诗集《为你歌吟》。

网易考拉推荐

镜头里的母亲(入编《中国散文大系“女性卷”,荣获“当代最佳散文创作奖”)  

2010-05-07 15:00:38|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镜头里的母亲(入编《中国散文大系“女性卷”,荣获“当代最佳散文创作奖”) - 杜平 - 杜平(晓荷)的月色荷塘

 

 镜头里的母亲 ——谨以此文献给我亲爱的母亲 - 杜平 - 晓荷的月色荷塘

2011年3月5日晚,母亲在家中摔倒了。至今在病床上不吃不喝,只有靠点滴维持。我不知道年事已高的母亲能否度过这一关?非常焦虑。想起曾经为母亲写的这篇文章,今天置顶。为母亲祈祷!镜头里的母亲(原创散文)刊登《丹东日报》2010年7月16日 - 杜平 - 晓荷的月色荷塘

 (注:本文于2010年7月16日刊登《丹东日报》,2012年12月14日收到中国散文学会寄来的〈荣誉证书〉)

镜头里的母亲(原创散文)发表于《丹东日报》2010年7月16日 - 杜平 - 晓荷的月色荷塘

 

镜头里的母亲 ——谨以此文献给我亲爱的母亲 - 杜平 - 晓荷的月色荷塘

 

镜头里的母亲

            作者: 杜平

 

好久没去看母亲了,想念在心头疯长。

那个夏日的午后,我顶着如火的骄阳去看母亲。当我的身影刚出现在楼下的拐角处,就被站在阳台守望的母亲看到了。没等我举手叩门,母亲立即就打开了房门。

“妈!您怎么知道是我呢?”我很诧异。

“呵呵,我早看到你了,刚才正在想你呢”母亲张着没了牙的嘴,笑得像一朵秋后的菊。母亲的话,像一股暖流涌入我的心中。难道真是血肉相连的关系让母女心有灵犀?

母亲高龄,比我最崇拜的著名电影演员秦怡的年龄还高;她这般年纪生活还可以自理,这是我们作女儿的福气。母亲的思维能力尚好,只是近两年说话有些唠叨,一个话题,会反复询问。但,母亲是非常明理的。从来不愿意给女儿增加负担,每次给她买了礼物送去,母亲都会很客气地说:“唉呀,又让你花钱了!”每每此时,我的心头总会泛起一股酸酸的滋味儿。

 我掏出了早已备好的相机:“妈!您坐正了,我给您照几张相吧!”母亲一楞,“你还有相机呀?”我突然发现在母亲苍老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如少女般的羞涩。母亲慌张地开始整理衣襟,一颗一颗地扣上衣扣,然后端正地坐下。看到我打开了镜头,她突然发出了“哈哈哈”的大笑声。我一怔,才想起这是姐姐给母亲规定的“照相时,应该配合摄像师,笑起来才好看……”母亲记住了。看到镜头中的母亲不时地发出笑声,开始我还能忍住笑。后来,我竟然也忍俊不禁,被母亲的笑声感染了。我与母亲一起哈哈大笑着,彼此的眼中都笑出了泪花儿,我弯着腰笑的喘不过气儿,却仍然颤抖着手为母亲一次次地按下快门儿。

透过镜头,我看到曾经在我心中漂亮无比的母亲,那大大地杏核眼已经深陷了,当年光洁如满月一般的脸,爬满了沟沟壑壑,没了牙齿的嘴,黑洞一样地大张着。母亲爱美,笑着笑着,似乎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立即合拢了嘴……我的心一紧,酸楚的泪儿,如雨纷飞。母亲尚不知,还以为我是因为开心而流泪,依然闭着嘴笑……

 “妈!如果早些年我有相机就好了,当年的您是多么漂亮哦!” 我悄悄地擦着泪儿,不禁发出了感叹。

“唉!现在我老了,还是自己的女儿不嫌弃老娘哟,别人谁还愿意为我这个老太太拍照呀?”母亲突然伤感起来。

“妈!您不老,如果我到了您这样的年龄,思维还这样清晰,行动还能自理的话,我就托您的福了!”

“能!你一定能……”母亲一叠声地回答着我。那个下午母亲在鼓励着我,我也在安慰着母亲。母女俩的笑声融在一起,在小屋中飞扬。那个下午,酸楚的泪儿、含笑的泪儿在我的脸上恣意流淌……

透过镜头,我想起母亲的一生确实不易。母亲在七岁时就跟着姥姥从山东老家,一路逃荒来到丹东,19岁时就嫁给了父亲。当年母亲与公婆住在一起,操持着一大家子的艰辛岁月。母亲的命运如飘摇在鸭绿江中的一叶小舟,时起时伏。当她省吃俭用地把几个孩子拉扯成人,还承受了中年丧子的痛苦打击。我想起了那年在工厂车间因中暑而被工友送回家时昏迷中的母亲;我想起了当年随父亲走“五七道路”时,在乡村夜晚的煤油灯下为我们缝补棉衣的母亲;每天天未亮时就爬起为我做饭,站在晨曦中用目光送我赶头一班火车上学的母亲;我想起了那年的酷暑时节,与我一起在深山中背着采摘的一麻袋用来喂猪的柞树叶子,突然昏倒在山路上的母亲……母亲啊,你可知道?这些往事全都记在女儿的心底。

这些久远的记忆,如同相机里的底片一样,再一次在我的眼前浮现。我想,如果当年我就有相机,我一定会为母亲拍下来,那将是多么珍贵的画面啊!

夕阳西下,我要离开母亲了。母亲却赶忙颤巍巍地起身,从里屋柜子里取出一个信封,那是几年前我们为母亲祝寿时拍的一沓已经有些泛黄了的照片。母亲一直宝贝似地珍藏着。透过老花镜,母亲指着照片上的我:“看我小女儿的模样多好看多年轻呀!”我的心头突然一热,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母亲不单单是在夸奖我,更主要的是企图拖延时间挽留我多陪她一会儿呢!

“人生最圣洁、最美好的,就是母亲。”“母亲的爱是永远不会枯竭的。”这一刻,我不能不佩服名家的名言是如此地贴切。母亲给了我生命,而我,又如何能报答母亲的恩赐呢?我的心,突然很疼很疼……辛劳一生的母亲老了,别无它求,也许心中最大的企盼,就是盼望女儿常回家看看。我想,做儿女的即使再忙,也没有理由不常回家看望母亲。

那个夏日的午后,母亲的影子定格在了我的相机里。母亲在那一刻的开怀大笑;我在离别时回望母亲的瞬间,看到风烛残年的母亲在窗前守望女儿的瘦小身影,被晚风吹起的一缕白发……都将永远留在我生命的记忆之中,挥之不去。

                                           修改于 2010年5月母亲节前夕

 

看到母亲突然哈哈大笑的模样,我也忍不住笑的眼泪在飞,端相机的手也在颤抖。(杜平摄于2009年夏,这张照片哪里去了?呜呜呜)

 

母亲爱美,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立即把嘴合拢……(杜平摄于2009年夏,没曾想此照片会成为了母亲的遗像。)

镜头里的母亲(入编《中国散文大系“女性卷”,荣获“当代最佳散文创作奖”) - 杜平 - 晓荷的月色荷塘

  

  评论这张
 
阅读(505)|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