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荷的月色荷塘

怀念父母 感恩生命

 
 
 

日志

 
 
关于我

杜平:笔名晓荷。本科学历。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丹东市音乐家协会会员。曾在《诗刊》、《诗潮》、《星星》、《鸭绿江》、《满族文学》、《北极光》、《知音》、《中国文学》、《作家导刊》、《海外诗刊》、《农民日报》、《辽沈晚报》、《三峡晚报》、《湖北日报》、《词刊》《歌曲》等全国、省、市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歌词。作品曾被收入多种诗歌、散文选集,在全国征文比赛中多次获奖。本人辞条入编《中国散文家大辞典》。出版诗集《为你歌吟》。

网易考拉推荐

樱桃红了(原创散文)  

2011-04-18 12:37:16|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樱桃红了(原创) - 杜平 - 晓荷的月色荷塘

 

樱桃红了

 作者:杜平

 

江畔的柳丝开始泛绿,樱桃粉红的面庞也由远及近了。漫步江畔,泥土苏醒的气息扑面而来。又是一年春好处,桃红柳绿满江城。

久病康复,否极泰来,仿若一只被囚禁的鸟儿飞出了牢笼。阳光新鲜,空气新鲜,眼中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因病忌口,很久没吃水果了,嗅觉却相当灵敏,路边水果店的果香阵阵飘来,橱窗里的大个的紫红樱桃与其它水果一起挤眉弄眼地诱惑着我,走近细瞧:70元一斤!不由地啧舌。

再有两个月,辽东山区的樱桃就会成熟了。它们个小,比黄豆略大一点,给人一种羞涩的感觉。虽然,酸大于甜,但,却红的晶莹剔透,大有一触即破的感觉,不免让人浮想联翩。

我突然想起久远的关于樱桃的故事……

当年,随父母“下放”的那个冬天,格外的冷。两辆卡车在寒风中,把我和父母姐姐们从秀丽的江城送到辽东山区一个满族人居多的村子里。

刚下乡,没房子住,我们只能听从生产队的安排与房东同住在三间屋子里,房东住东屋,我们住西屋。房东是一对老俩口,人称胡老七,简称老七头、老七太太,家中有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大家都叫她老胡小三子。其实,老俩口膝下并无儿女,小三子是他们领养的孩子。母亲让我和姐姐们称呼老俩口:七大爷、七大娘。

汽车开到那个小村子时,已是中午了。家家户户炊烟四起。母亲急三火四地在房东家的灶上做着玉米馇子粥。因为第一次烧柴禾用大锅贴玉米饼子,母亲有些生疏,我和姐姐便帮忙蹲在灶坑前往里加柴,不时被烟呛的直咳嗽,还是在七大娘的帮助下,才凑合着把饭做熟了。

老式的屋子,房梁上吊着一个柳条筐,那是七大娘给小三子装食物的篮子,挂的高,想必是提防老鼠偷吃吧?

院墙是用鹅卵石垒起的,围了一圈灌木。我不知道是什么树,怯怯地询问七大爷,他说:“这是樱桃树,等到春天才会结果子。”我心中一阵狂喜,盼望春天早点到来。

小三子梳着一条长长的辫子。虽然肤色较黑,但人长的很俊俏,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她的性格有时似乎很腼腆,有时却很倔强。我常常猜测她原本应该是一个城里的女孩儿被七大爷收养了吧?她的身世,至今是个谜。

这个冬天,家中没有柴烧,弱小的我只能随着姐姐和老胡小三子、大肥子、豆包子等房前屋后的一群女孩子,去二道沟的山上砍柴。第一次用镰刀,我的手都起了泡,人家一个上午能割四大捆茅柴,而我却只是一小捆。这时,小三子就会主动来帮我凑足,然后与大家一起下山。(直到如今,我依然在心里感激她。)当我们气喘吁吁地背柴到家后,天已向晚。家家的炊烟已熄,等待着砍柴的人们归来。每回归家时,小三子总会人还没到门口就会喊一声:“妈,我饿了!”于是对门屋子里的七大娘便会先从火盆的炭火里扒出热乎乎的土豆,这时,我会佯装没看到,赶忙一挑门帘,进到自己家的屋里。我多想母亲也会像七大娘宠小三子一样也给我烧一个土豆啊?无奈,那时家中确是一贫如洗,我们吃的供应口粮实在是少的可怜。而我,还是一个任可没粮吃,也想吃水果的人儿,那时,倘若能在冬天砍柴回来,喝到从地窖里取出的红樱桃汁儿,就是很令人兴奋的事了。而小三子可以,我却不行。因为,七大娘对小三子疼爱有加,常常会像变戏法似地变出好吃的让小三子惊喜。有时,七大娘也会把烧好的一个土豆让给我吃,而我却不敢接受,似乎接受了就有欠了别人的感觉。这,恐怕与从小父母对我的教诲有关吧?

这个寒冬似乎很长,我悄悄地盼望着春天的来临,盼望着樱桃树开花,结果。

终于盼到春暖花开了,围墙周边的樱桃树开始绽放出一抹嫩绿,花骨朵也探头探脑地四处张望。我耐心地等待着……时不时地借上茅厕的机会,悄悄地观察伸到茅厕里的樱树枝条,我感觉只有猫在这个隐蔽的地方,才不至于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从枝叶发芽、蓓蕾含苞、开出粉红的樱花,一直看到它们坐成青果,我都细心地观察着。每发现细微变化,我的心中就涌出一种激动……甚至在睡梦中都幻想着她们成熟后的模样。

终于有一天,我发现那些衔着青果的柔软枝条,在春雨的爱抚下,竟然羞红了脸儿,那一串串晶亮水嫩的红樱桃,一夜之间,就呼拉拉地挤满了枝头。她们密密匝匝地挨在一起,仿若一群少女笑靥迎人,争奇斗艳,调皮地挑逗着人们的视线。我发现她们时,心头不由地一阵悸动……我悄悄地挨近她们,轻轻嗅着她们身上独有的清香,我不敢摘下一颗,生怕她因离群索居而枯萎凋零。我只能匆忙地与她们对视一会儿,悻悻地从茅厕中走出。

此后,每当樱桃红了的时候,我就会想起那首:“樱桃好吃树难栽,不下苦功花不开”的老歌。每到这时,就忍不住冒出想要尝一颗这小小精灵的冲动。终于有一天,在那个小小的茅厕,我顺手摘下了几颗红樱桃,那种酸大于甜的感觉在唇齿间弥漫开来,正当我惬意地品味时,院子里突然传来两声咳嗽,我猛一抬头,透过半人高的破败的茅厕木门,一双眼睛正迎面盯着我……一种羞愧和不知所措的滋味儿涌上心头。那是七大爷的眼神儿啊!当时,我真是读不懂,那眼神里流露出的是一种什么表情?那一刻,我嫩白的小脸儿一定是窘的比樱桃还红了。

之后的春天里,每当樱桃红了时,七大爷便叫七大娘用葫芦瓢装些樱桃让我品尝。可是,我怎么也尝不出那樱桃的味道是酸还是甜了。

后来,生产队为我家盖了房子,我央求父亲在院子周围全种上樱桃。从打自家有了樱桃树,我可以在某一个放学后的雨天,随意地伸手从自家窗口,扯过一个枝条,摘下将俊俏的脸儿斜探进来还带有雨滴的红樱桃了。那时,我感觉自己真的很幸福。

几年后的一个春日下午,我和同伴们在一块地里铲地。突然发现一群人抬着门板搭成的担架朝七大爷家走去。我也急忙随着大家伙儿跑上前去。这时,七大爷含糊不清地嘱咐小三子,摘下樱桃给抬担架的人们品尝,算作答谢。当发现我也在身边时,示意小三子让我也吃。我心里一时七上八下,五味儿翻腾……后来,没多久,七大爷就离世了。听说得的是绝症。

从此,不知为什么我再不喜欢吃这辽东乡下的樱桃了。

岁月无情,樱桃有意。她们依旧在每一个春天里结出诱人的红果。我回城后,每年在樱桃红了的时节,都会在市场上发现她们的身影儿,怯怯地躲在水果摊床的一隅,那上面挂着的露珠儿,仿佛是七大娘和小三子们的滴滴汗水和眼泪。于是,关于红樱桃的故事,便会在脑海中浮现,久久挥之不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67)|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