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荷的月色荷塘

怀念父母 感恩生命

 
 
 

日志

 
 
关于我

杜平:笔名晓荷。本科学历。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丹东市音乐家协会会员。曾在《诗刊》、《诗潮》、《星星》、《鸭绿江》、《满族文学》、《北极光》、《知音》、《中国文学》、《作家导刊》、《海外诗刊》、《农民日报》、《辽沈晚报》、《三峡晚报》、《湖北日报》、《词刊》《歌曲》等全国、省、市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歌词。作品曾被收入多种诗歌、散文选集,在全国征文比赛中多次获奖。本人辞条入编《中国散文家大辞典》。出版诗集《为你歌吟》。

网易考拉推荐

一次特殊的爬山(原创散文)  

2012-07-12 03:06:17|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次特殊的爬山(原创散文) - 杜平 - 晓荷的月色荷塘

 (上图:拍摄于2012年6月25日,我在三峡人家工作时的照片)

一次特殊的爬山原创散文

作者:杜平

 

我爬过好多山,知名的或不知名的,故乡的或他乡的山。或春花烂漫之时,或红枫迎秋之季,与家人同乐或与友人共游。

这一次的爬山,我却是与“三峡人家”的几位打造美景的建设者们一起去视察工作,去工地召开现场安全会。

本来可以在索道码头乘船到明月湾再上山,那样会轻松很多。但,为了赶时间,我们只能选择全程走山路。

公元2012年6月25日是星期一,早晨的峡江雨雾蒙蒙。一艘艘大型客轮或货轮从峡江的三峡大坝和葛州坝之间的水域破浪乘风,接踵而来。许是峡江清爽的风儿也被这些巨轮裹挟到了远方?被乌云遮挡的阳光,不甘沉闷,偶尔在薄雨云隙中探出脸儿,趁机散发滚滚热浪,炙烤着路人。

都说山路十八弯,这石牌山的山路蜿蜿蜒蜒,似天公的心思,数不清道不明,弯的我有些晕头转向,弯的我目不暇接。只感觉宽阔的峡江忽儿在前,忽儿在后。

三峡环坝集团“三峡人家”风景区工程指挥部的总指挥钟柏泉,头天晚上就下达了在重建“巴人部落”工地召开施工安全现场会的通知,要求各工地的相关负责人都要亲临现场。我曾和工程部的领导们几次去过工地,这次,我依旧不想错过。

年近七旬的钟总,甩开大步,“噌噌噌”地爬坡下坎,在陡峭的山路上行走如飞。我们一行五个人紧跟在后,气喘吁吁地早已汗流浃背了。施工队的刘萍在后边直喊:“钟叔!你慢点走啊!”

在“三峡人家”,无论男女老少,都把钟柏泉先生尊称为“钟叔”。

 

漫山的桔树、李子树,正在孕育果实。走在最前边的“钟叔”突然停住了脚步。冲着落在最后的我喊道:“杜老师,快看,这有李子!”挥汗如雨的我,急忙快跑几步。透过茂密的绿叶,才发现一个个李子悄悄地潜伏在高高的枝头,有的依旧罩着绿纱;有的羞色已涌上面颊。文化总监朱总踮起脚尖帮我摘了几个。哇,别看这李子个头小小的却像到了青春期的少女一样,送给人甜甜的感觉。

沿江的山路,因多处施工,乱石、木料,时常兀现眼前,我必须全神贯注小心翼翼地快步前行,无暇欣赏沿途的景色。

穿越一路的崎岖,穿越山上的桔园路,终于来到一株桂花树下。钟叔笑侃:这儿,就是“前指”。我突然明白,这位曾经指挥过对越反击战的军人,骨子里依旧保持着军人的作风,把施工现场当成了战场。此时的他,汗水似小溪一样,顺着脸颊流淌着,我突然有一种心疼。想起两天前的端午之夜,这位总指挥,特意让石牌宾馆的服务员买来当地的苞谷酒,自费为来自天南海北的不能回家过节的汉子们,办了三桌节日宴。当晚,钟叔举起酒杯,特意向战斗在“前线”的“官兵”们道一声“辛苦”。借酒说事儿,特别强调施工中的安全防范问题,为工程的保质保量早日完工鼓劲加油。倘若说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如说是“用心良苦”。这些铮铮铁骨的汉子们,为贯彻落实环坝旅游集团公司邢昊董事长以及总裁濮建新年初时分别在全体员工大会上的讲话, “为打造人间大美的仙境,\与天下人共享。”他们不喊一声累,不叫一声苦。

一杯杯“火辣辣的苞谷酒\火辣辣的汉子一口干下。\彼此痛快地喊一声:“节日快乐”! \分散了思乡的情肠。”(杜平诗歌《他乡过端午》)

在一张张泛红的脸上,我分明看到了一种特殊的激动夹杂着思乡的情结,被悄然压抑着……当我举起相机拍下这群峡江汉子们的酒后憨态时,我明白“他们也有想家的时候,\他们也懂得儿女情长”(杜平诗歌《他乡过端午》)啊!

 

这次有13人参加的会议是由工程部的部分领导和各施工队的负责人组成。大家从石牌山上不同的施工工地聚集而来,或坐或蹲或立在这个树叶遮天的天然“前线指挥部”。汗水早已湿透了每一个人的衣背。我顾不了小腿上多处被蚊子叮咬的无比奇痒,赶快掏出相机,拍下这次现场会的情景。

钟叔针对安全防范、质量保证问题在会上作了特别强调。举例证明安全施工的重要性。要求散落在山上的木料要堆放整齐,保障施工的环境,以尽快按期完成公司预定的景区建设计划,各施工队之间要相互配合等方面都作了详尽的布署。

参与“巴人部落”重建施工的“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孙永印老师,对如何作好道路疏通,保障施工安全等细节作了补充。

正在“地质广场”制作大型壁雕的公司文化总监朱应军,特意放下手头的“活儿”参加这次会议。孙老师的话音刚落,他便从防暑降温、防止山火、防雨保料等方面谈了个人的建议。

这些来自天南海北的汉子们聚精会神地听着,发表着各自的想法。偶尔,翩翩起舞的蝴蝶和正在练嗓儿的山雀子不时地也加入进来。

简短的会议周密的布署,最终的落脚点还是要漫山遍野地视察。领导只有深入基层,才会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可见“安全大于天,责任重于山”,并不是一句空话,必须脚踏实地。

 

片刻的歇息,紧接着又是爬山的开始。

“巴人部落”的重建范围,是在几年前建造的“巴王宫”的下方。占山面积约二万平方米。分为上寨、中寨、下寨。这里,将为世人重现原始巴人的原貌,重现土家族祖先的生活场景。在石令牌至巴王宫下方,要建一条“茶马古道”, 会让游客们联想到原始巴人当年的马帮铃儿响叮当的情景。这条商业街,很快会有16或17栋商铺出现,会让土家族先祖们刀耕火种的生活场景再现游人眼前。

我们穿行在草丛、石堆和木料之间,上上下下,左右迂回在各施工作业点。一个个简陋的工棚散落在山坡上,我突然看到树与树间扯起的临时绳子上,悬挂着女人的文胸和内裤。原来这山上还有女人存在?

 在一个工棚前,“茶马古道”的施工负责人、当年曾与钟叔一同参与“巴王宫”重建的杨春,热情地邀我们进棚喝口水。一杯滚热的峡江绿茶,消散了浑身的暑气。以往不太习惯喝茶的我,在这夏日的群山怀抱里,由衷地赞叹这绿茶的甜美清淡。人称“小覃工”的 覃陆云听到了我的话:“杜老师,等你返家时,我给你弄点这峡江绿茶”。我婉言谢绝,感动却涌上心间。这位朴实的山里人,努力在用蹩脚的普通话和我交谈,传达给我的依旧是一种朴实的语言。我思忖着,这位写一手好书法,自称“长阳人”的土家壮汉,骨子里是否流淌着巴人的血液?祖先的善良、智慧和骁勇是否全都传承给了他?

坐在简陋的长条木几上,爬山的辛苦得到稍许缓解,才得闲欣赏近山近水的风光。极目远眺,巍然屹立的石令牌和灯影石忠实地守卫着这方水土,默然目睹这深山峻岭中日复一日的变化,迎送着无数游客来去匆匆的身影。

俯瞰峭壁之下的峡江,扬起阵阵波澜,它在用母亲的乳汁滋养着这方纯朴如水的百姓,抚慰着继往开来的过往船只,劈波斩浪,绕过明月湾,从峡口而来,向东方驶去。

青山碧水,白鸥翔舞,一幅浑然天成的水墨画悬挂于天地之间。正如清朝诗人肖际运所吟:“此地江山连蜀楚,天钟神秀在西陵”。忽有江风拂面,刹那间,我所有的思绪也随之生动起来。

 
   正陶醉中,钟叔的一声“走了!”把我惊醒。要下山了!

西陵峡真是雨雾云霭,瞬息万端。被细细的雨雾朦胧了一个上午的太阳终于挣脱了乌云的羁绊,把一片明亮洒在绿水青山。

我突然想到人生就如爬山,眼睛只能向上看,坚持不懈才能达到理想的高峰,才能欣赏到最美的风景。而当人们置身美景之中,在欣赏之余,又有几人会想到世间的诸多美景是怎样形成的呢?哦,这自然与人工相融的人间仙境,这美伦美奂的三峡人家哟!

再过几个月,我若能再来爬山,这雄伟连绵的石牌山上复现的将会是一番令人啧舌的景象

                                      2012年6月29日星期五 0:55时 作于湖北宜昌

一次特殊的爬山(原创散文) - 杜平 - 晓荷的月色荷塘
上图:工程部总指挥钟柏泉(左四)在“巴人部落”重建工地现场视察(杜平拍摄)
 
一次特殊的爬山(原创散文) - 杜平 - 晓荷的月色荷塘
 上图:工程部的部分领导在工地开现场会(杜平拍摄)

 

 

  评论这张
 
阅读(485)|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