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荷的月色荷塘

怀念父母 感恩生命

 
 
 

日志

 
 
关于我

杜平:笔名晓荷。本科学历。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丹东市音乐家协会会员。曾在《诗刊》、《诗潮》、《星星》、《鸭绿江》、《满族文学》、《北极光》、《知音》、《中国文学》、《作家导刊》、《海外诗刊》、《农民日报》、《辽沈晚报》、《三峡晚报》、《湖北日报》、《词刊》《歌曲》等全国、省、市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歌词。作品曾被收入多种诗歌、散文选集,在全国征文比赛中多次获奖。本人辞条入编《中国散文家大辞典》。出版诗集《为你歌吟》。

网易考拉推荐

丁香花开花落的声音(原创散文)  

2012-09-23 14:49:51|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平心语:这是一篇多年前写的原创散文,曾在媒体发表过。今天,当我在电脑中翻到它时,心中却有一种刺痛在折磨着我。因为,文中写的那棵在小区花坛中的有着20年花龄的丁香树,被人悄悄抠走卖掉了,那一片绿色也相继被水泥地取而代之……从此,我们再也无法在春天里站在窗前欣赏丁香花如“新嫁娘般羞涩地盛开”;再也无法嗅到它“浓浓的扑鼻花香”了。因此,心儿有一种被强盗抢走了宝贝一般地难过。这几天,我在电脑中寻找曾拍下的丁香花照片,却一时无法找到,只找到一幅它在雪中孤零零的身影。这,未免有些戏剧的情节。难道这就是美丽的丁香花的命运吗?多想能找到她当年的美丽图片,让我有一种怀念的慰藉啊!

丁香花开花落的声音(原创散文) - 杜平 - 杜平(晓荷)的月色荷塘

                                     远处那圆形的花坛中,就是丁香树曾在雪中孤独的身影。现在完全消失了。呜呜呜……

丁香花开花落的声音

 作者:杜平

 

 春天的花,一茬盛开,一茬凋谢。
        楼下的一棵枝繁叶茂的丁香树,平日并不被人们注意,每每在开花时,才会用它那独特的香气告知人们它存在于大自然的怀抱之中,她的美丽,她的风韵犹存。

当樱花展示完自己的盛装后,楼下院子里的那棵丁香树上的花儿才会如一位新嫁娘般羞涩地盛开了。在经过四季的轮回,经历了寒霜风雨的考验后,将孕育了一冬的结果,呈现在人们的面前。你看,那一串串紫色的花朵,如天际的一朵朵紫色云霞,闪烁在阳光下。每当春风轻轻拂过时,从窗子里就能嗅到那浓浓的扑鼻花香。

丁香花儿开了。开的是那样的热烈,那样的舒展,那样的惬意,那样的旁若无人。仿佛是一棵巨大的紫色花伞,在小区的院子中心撑开了,给人们带来绿荫,更带来了赏心悦目的景致。
       喜欢丁香花,喜欢它的那种高贵典雅的风韵。不但我喜欢,丈夫也喜欢。那一年的“五.一”劳动节,天上还下着蒙蒙细雨,在窗前欣赏雨中景色时,突然瞥见那丁香树的周围布满了杂草,于是我便和他一起下楼冒着小雨用铁锹一点点地清除,让丁香花开的更加清新美丽。

这只是院子里的一棵丁香树哦!每每看到它,我都想去轻轻地抚摸它,在用手托起那长长的串串花蕾,感受那特殊的清香气息时,我就似乎能听到一种声音,那种花开的声音。总会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年那月的事情,那在丁香花盛开时与我相伴的那个姑娘。
       那年,高中毕业的我,没能赶上考大学。因为那一年大学不招生,我不得不又回到农村。后来,我担任了大队的播音员。每天天不亮,我就要开始第一次播音;晚上乡亲们都入睡了,我还要坚守岗位。因为,播音室离火车站很近,常常在夜半时分会有装河沙的车厢甩下。这时,我就要起床打开机器,播送通知,让这个消息传遍各个生产队。于是,分散居住在田边山坳的乡亲们就会扛着铁锨,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车站站台,在指定的时间内,挥汗如雨地把堆集如山的河沙装上车厢发往远方。这样,他们就会挣到现钱。每晚,能及时听到装沙车的消息对这些一年也挣不到多少工分的乡亲们来说,可是非常重要的哦。
       乡村的夜晚,异常地静谧。如果遇上风高月黑时,我一个人睡在播音室里着实是感觉有些忐忑。正在这时,她来了。一个名叫丁香的女孩儿。从此,每天在天刚落黑时,她就会从车站附近一丛丛的丁香树中穿越而来。她会安静地坐在播音器旁边等着我,含着微笑耐心地等我放完最后一首乐曲,或是播完最后一篇稿件。然后,两个女孩子就会高兴地躺在那铺不大的火炕上,关掉灯,悄悄地诉说着女儿家心中的私密话。偶尔,说到开心处,就会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小小的播音室里,两个女孩的青春的梦想如同那丁香花的香气,弥漫开来……

她是一个孤儿。唯一的一个哥哥后来也离开了她。我非常同情她,并尽我的所能多给她一些温暖。她常常与我憧憬着她的未来,想象着心中的情郎和未来的归宿。她非常羡慕我是一个城里人,总愿意听我讲述任何关于城里的故事。我知道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走出这方到处都是泥巴沾脚的土地,到外边的世界看一看,让自己也能天天走在柏油路面上。可是,她身边的人都劝她还是找一个朴实能干的庄稼汉来作为自己一生的依靠。她的年龄比我大,每当她在与我诉说时,脸上总会浮起朵朵红云,大大的眼眸里就会泛出如水一样的柔情。
       对她的憧憬,我衷心地祝愿着她,真的希望她能实现自己的人生愿望。
       在丁香花蓬勃盛开的时候,她经常会顺路为我采来一束,悄悄地替我插到用罐头瓶子做成的“花瓶”中。瞬间,整个屋子就会被丁香花的香气所占领。
       每天,她就这样悄悄地来,与我相伴。然后在清晨太阳还没升起我就要起床播音时,她便悄悄地离开了。
       一年的时光,转瞬间就悄然而逝了,丁香花开了又谢。我已经习惯听她叙说心中的愿望,习惯与她一起在那个简陋的火炕上嘻笑打闹。她那安静的如丁香一样的性情,与我荷花一般的性情相辅相承,因此,我们每一次的交谈都非常开心。那年正值全国都在上演一部朝鲜影片《金姬与银姬的命运》。看完这部影片,她就开始故意叫我“金姬”或是“银姬。”我极力纠正,她竟说我长的真像朝鲜族姑娘。没想到她还真是一个富有观察力的女孩子哦!既然她喜欢叫,我也不想与她计较了。
       忽然有一天晚上,她羞涩地告诉我,她要嫁人了,以后不会再来陪我了。她说,那个男人是真正的城里人。我问她那个男人是做什么工作的?她告诉我,是卫生队的。嗬,难道是一位医生?当我真心为她高兴并想为她祝福时,她竟转身跑了。
       在一个丁香花儿凋谢的季节里,她终于走了,嫁给了那个在“卫生队”做事而她事先并没见到的城里的男人。自此,我再也没见过她,更没了她的消息。

她走了,留给我的是一种莫名的惆怅。
       几年后,当我坐在城里的办公室中,望着窗外的那棵丁香花树时,我常常就会想起了她:丁香。我一直在心中暗暗地为她祝福。当有一天偶然听到别人告诉我说,她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卫生队的”的医生,而是一个环卫工人且身体还有着残疾时,我真的是惊愕了。那丁香花般的“丁香”哦,我真的为你心疼哦。

我不知道,当年,她向我描述的那个英俊、高大、帅气又魁梧的男人,究竟是真还是假?
       每每看到丁香花开,就会让我想起当年那个丁香姑娘,她与我说过的话,似乎就在昨日。我一直在心中深深感激她能来陪伴着我,度过一个又一个寂寞的夜晚。我更祈望她能一生平安幸福!后来,听说,那个男人对她还好,也懂得心疼丁香。单凭这一点,就足以使我欣慰了,至少也让我的心里感觉稍微舒服了一点。

丁香花凋谢时,总有一种声音在告诉我,花儿总会再开,这是自然的。日子还是要一天一天地度过。人,虽然无法预知自己的命运,重要的还是怎样来把握自己的命运。如同花儿一样,盛开时有色,凋落时也有声。

                                                                                                          作于 2007年4月10日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50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