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荷的月色荷塘

怀念父母 感恩生命

 
 
 

日志

 
 
关于我

杜平:笔名晓荷。本科学历。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丹东市音乐家协会会员。曾在《诗刊》、《诗潮》、《星星》、《鸭绿江》、《满族文学》、《北极光》、《知音》、《中国文学》、《作家导刊》、《海外诗刊》、《农民日报》、《辽沈晚报》、《三峡晚报》、《湖北日报》、《词刊》《歌曲》等全国、省、市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歌词。作品曾被收入多种诗歌、散文选集,在全国征文比赛中多次获奖。本人辞条入编《中国散文家大辞典》。出版诗集《为你歌吟》。

网易考拉推荐

〈海派人文纪念园〉一书(序)王占军、杜平合著  

2017-03-28 21:47:29|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

                      王占军

       一、

    “如拂晓的荷,绽开妩媚的笑靥,拥抱这个世界。”

    “安静地写字,让文字来弹奏心底的乐曲。”

    这是杜平在网络上给朋友们留下的问候。也可以算作是她的自我介绍吧。

    认识杜平,先是接触她的文字《未见红叶叶已红》、《荡舟赏荷白洋淀》,流畅清丽的文字,镌永的文思,让人眼前一亮。这些年来,在我所接触的朋友圈子中,如这般的文字,还真是很少见。

    杜平从一个十几岁的随家人下放到农村的女娃儿,到生产队的记工员、大队的广播员,再到后来城里国有企业的高级职员,其间,她经历了一生从学生、知青、职员、作家、自由撰稿人、策划人等多种角色的转变,从女孩儿到女人,以及后来为人妻、为人母的角色的变换。这种磨砺,给了她丰富的人生阅历。

    杜平是一个纯朴、热情而非常善良的女性。对事业有一种近乎痴愚的追求。她一方面负担着家庭日常所有的琐细;另一方面辛勤工作,经常通宵加班工作而不提任何要求,以至父亲病危期间,才不得不请事假。

    长期的劳作,损害了她的健康。终于有一天她躺到了病床上。在孤寂的发疯想拼命倾倒心中的郁闷时,一位医生的建议,开启了她人生的另一扇大门——

    那位医生在听她讲述往事时,说:“你为何不写下来。”

    是呀,为什么不写?

    于是,在病床上,诞生了她的处女作:散文《我也有哥哥》。

    见诸于报端之后的那种喜悦与成就感,相信所有写过文字的作者们都会有同感。杜平从此便不能自已。几年间,她先后发表了四十多篇十数万字的散文作品,诗歌《望月》在第四届国际网络博览会暨中国首届网络文学大赛中获二等奖;同时荣膺首批“中国网络文化推广大使”。 在都市小说杂志社举办的首届《奥星杯》全国文学艺术作品大赛中,其撰写的游记《荡舟赏荷白洋淀》获优秀奖,并收入《首届“奥星杯”全国文学艺术优秀作品集》。《未见红叶叶已红》收入《心灵的灯》女子博客文集,现已成为丹东市作家协会会员。

    读过佛洛伊德的人都知道,这位大师很绝对地把人的所有创造行为,(包括文学、艺术、音乐、绘画、舞蹈、雕塑、建筑)都归结为“性”的源动力。这位伟大的科学家的学说,曾经给学术界带来地震般的效应;甚至直到今天,他的影响依然存在。但我认为,将任何事物绝对化未免有失偏颇。至少我相信,对于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人来说,其真正的动力源自他们内心的孤独。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生命的个体都是孤独的。人们为了逃避或者说与孤独抗争,便组成了人群,形成部族、宗派、团体。那么多的社交圈子,不同形式的沙龙,五光十色的交际聚会和五花八门的众多庆典,人们似乎热衷于凑热闹而不愿意一个人呆着。每一个人都希望被对方、被社会、被公众所承认和接纳,能得到对方的理解、尊重与支持。然而,当所有的繁华背后的那片孤寂来临时,就像剧院散场后留下的那一排排空荡荡的椅子,在荧荧的微光照明中,任何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也会感到落寞一样,那是一种难以排遣的人类心灵的孤独。正是这种孤独推动着人们寻求倾诉的对象和方式。于是,有了小说、散文、诗歌、艺术、音乐、戏剧、绘画、舞蹈、雕塑、建筑,于是有了人类的文化及文明的长足进展。

    然而,并非所有内心孤寂的人都是艺术家或文学家。我宁愿相信人的天分抑或是天才。能够将文字或者其它的什么东西,铺陈、点染为艺术作品的人就是天才。

    当然,写作需要灵感;有灵感的人就是天才。至少我这样认为。

    什么是灵感?很难用准确的语言来描述。外国有诗人曾用诗来描绘灵感的微妙——

   “换内衣露胸,两件一瞬间。”

    阅读杜平的作品,你会惊诧。在她不算太广的生活空间和不算太深的阅历当中,怎么会有如此唯美、灵动、飘逸的文字产生?

   杜平写作的题材,无非是身边所经历的寻常事而已,但笔触却涉及亲情、友情、爱情;婚姻、家庭、山水。有描述、有追忆、有思考、有召唤、有煽情。小到一片秋天里的落叶、一张年关贺卡;大到山川、江河、宇宙、心灵。

 

        二、

    “菁菁者莪,在彼中芷。”(《诗经·小雅》)晓荷的作品,是文学瀚海中的一块小小的充满生命蓬勃的绿洲。

    记不清是哪位大作家曾经说过:“大狗小狗都要叫。”我相信作家的幽默,并非有意轻视或贬低谁。事实上,每个人,每个生命,都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就像夜的天穹上,无论是大星星还是小星星,或远或近,都要发光一样。正是因为这些大小不一的星星的共同照耀,才使得浩瀚苍穹成就如此巍然大观。

    现在让我们一起登上杜平的“绿洲”。

    毋庸置疑,文章需要布局谋篇。做为女性作家的杜平,善于用女性独特的视角和感性,抓住瞬间的灵感,捕捉一个优美的意象。将身边的日常琐事,谋划成一篇篇美文。而散文所特有的“作眼”、“先抑后扬”、“旁征博引”、“首尾呼应”等技法,她都能熟练地驾驭。因此,她的散文平实自然,不露斧凿痕迹。这一点,从《走过青草地》、《未见红叶叶已红》等篇章中,就能看得出来。

    散文需要煸情,写作者也更要有激情。杜平从不缺少激情。这种活泼如少女、纯真如孩童的激情源自她对生活中所有事物的好奇与热爱。她憧憬并渴望生活中的任何美好。这一点从《拥抱新年》、《钟情每一天》、《踏雪起舞》等篇目中可以看到。她追求人际关系的和谐,为亲情、友情大唱赞歌。为纪念她所崇拜的父亲和哥哥,她写了感人至深的《又“见”父亲》、《我也有哥哥》。文到动情处,令读者唏嘘不已。在《耄耋母亲时尚心》中,她把对母亲的爱推向极致,用浓重的笔触,为我们描绘了一位善良、辛劳而开朗乐观的伟大女性的形象。她用充满真情的文字描述了儿子成长的历程,《又见银杏金黄时》、《暴风雪中的牵挂》则让对已经在读研究生的儿子和读者感受到母爱的深沉与伟大。

    杜平的博爱有如菩提般柔软。在《祝福别人也祝福自己》一文中,她给读者展示了一个小妇人在当今人们大多已经用手机发短信、打电话拜年的情景下,依然故我用近乎痴愚的执拗,坚持自己的一贯做法:即用手写贺年片,然后再把它揣在怀里,顶风冒雪去邮局,把带着自己体温的新年祝贺寄给每一位亲朋,也包括她自己的儿子。文章因有了风雪、信筒、贺卡、弱女子的这样几个意向而令读者过目不忘。在《怀念白鸽》中,她着意描绘白鸽与同类及饲养她的主人之间眼神的交流,读到结尾处白鸽死去的时候,任何一位读者都会和作者一起潸然泪下。掩卷之余,白鸽那无助、哀怨、不舍的眼神犹在目前。从人到物,由小及大,杜平把自己对祖国、同胞,对家乡的一片挚爱融入了她的文章中。《鸭绿江畔》、《荡舟赏荷白洋淀》等游记,借景抒怀,意境优美且令人回味,读来荡气回肠。

    爱情是杜平描绘的主题之一。读了《心中的玫瑰》、《盛满的是幸福》后,读者会有感觉。如果说,文如其人的话,那么,杜平就是一小片儿从苍穹中飘落的雪花——

它盈盈地舞着,轻轻地吟着,随风而至,但却不肯落到地面上。尘世的灰土,不能沾染她的莹洁,它的柔情如雪花般娇嫩,倘若你用手接住这片雪花,顷刻间,它就会化作泪水一滴。为了爱,她曾只身南下,去军营完婚;为了爱,她承受了生活中所不能承受之重。她曾经独守闺房,和远在边关的丈夫常期分居。同样为了爱,她在除夕之夜,包好饺子等丈夫回来,而《今夜丈夫不在家》;为了爱,她宁肯将一只粗瓷碗千里迢迢带回家,二十多年如一日,视为圣物。每天早起亲手磨、煮豆浆,再用她视为珍宝的粗瓷碗盛了,端在丈夫面前。相信读者看到这里,爱,这个抽象的字眼,就会变得有形有声有色。

 

三、

作为女性作家,杜平的文字富有生命力。她善于把寻常的文字,组合成完美的有特色的赋予它诗一样的韵律。尤其在散文的标题上,杜平充满了灵气。让我们来一起读一组下面的标题,感受她对文字的驾驭功夫:

《盛满的是幸福》(描写爱情证物的粗瓷大碗)

《丁香花开花落的声音》(怀念乡下姑娘丁香充满悲剧色彩的人生)

《盲眼看世界》(描写盲人用心灵感知外部世界)

《弯弯的记忆》(由山路弯弯到记忆弯弯,描写儿时和父亲一起爬山时的情景)

《享受牵挂》(是对人间亲情与友情的一种珍惜)

翻开杜平的作品,读者会为她功于遣词造句的本领所惊叹,花开花落能“听”得到声音;盲人的眼睛依然能够“看”到世界,记忆是“弯弯”的;原来牵挂也是可以用来“享受”的。这是何等的一种乐观向上的心态啊!

在为大梨树这个全国生态旅游示范村撰写风光片解说词时,她写了这样的一些句子:

“花,是大山的妆奁。”

“一坡坡梨花白如雪,一片片桃红霞满天。”

“大山呼唤着春风,春风迎和着山韵。”

“娇媚的桃花如待嫁的新娘,深情而羞涩地遥望着邻坡的“情郎”——那千树万树的梨花哦,竟会在一夜之间,悄然绽放出如雪如云的花朵,把自己的心扉敞开。”

法国作家布瓦诺认为:“只有真才美。”

古希腊先哲亚里斯多德认为:“美是一种善。”

 而柏拉图则感叹:“美是难的。”

    作为作家,最苦恼的是不能超越自我。几乎每位作家都会遇到此类问题,即创作上的“瓶颈期”,杜平也不例外。她不满足自己的生活空间和文字空间的局限性,努力探求突破。近年以来,她的创作又有了一个质的飞跃。阅读杜平当前的作品《上天送来的才让智杰》、《盛满的是幸福》、《盲眼看世界》、《弯弯的记忆》,会发现比以往的作品有所不同,作者的视野的更为开阔,理性思考也日趋深刻。

    如果说,过去的杜平在创作上像一个在自家阳台上伺弄盆景的小妇人,那么,如今她已经成长为出色的园艺师。她不再呆在自家的阳台上,而是来到大地上,开掘出一片供人观赏休憩的大花园。人们看到《弯弯的记忆》通过每天爬山,在弯弯的山路上,获得父辈给予的那份执着与坚定;《盲眼看世界》,让人们看到生命的尊严与自强不息和崇尚,以及对人性中惰性的一种警醒;《盛满的是幸福》让读者感觉到爱情在夫妻间细琐的日常生活中流淌,就像香醇的美酒,年深日久,浓香愈烈;《上天送来的才让智杰》,让你能接受时空和民族间的文化差异,以及年龄上的差距都不能成为阻挡文化交流的心灵沟通相互愉悦的障碍。

    阅读杜平的作品,也是认识她本人的过程。相信你能通过这些文章,接触到一个乐观开朗、年轻自信的杜平。

    杜平的进步,也得到媒体编辑的肯定。《盲眼看世界》文中,她头一次引用了(《圣经》。约伯记)、莎士比亚诗句、贝多芬乐章、梵高给他胞弟的信。一位编辑在刊发了她的散文《盲眼看世界》后,在博客上留言道:“真好,我一个字也舍不得删。”就这样,她把四千字的版面全部给了杜平。

    事实上,杜平也是一个率真的女性。多血质的性格,使她时刻能融入任何一个团队当中。与人为善的菩提心肠,使她能够与远在雪域高原的藏族小伙子亲如姐弟,并在汉、藏两个民族语言文化交流中相互受益,沟通和增进了民族之间的了解和传统友谊。

    还是那句话,文如其人。和她清丽、淡雅、清新、镌永的文风一样,杜平其人生活简朴而不简单。她有自己的审美追求,并且有一点点小资情调的浪漫在其中,亦有一丝淡淡的自恋。在力所能及,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她总是尽量把自己装扮的时尚,但并非前卫。

几乎所有的女性都注重服饰,杜平也不例外。一有闲暇,便去淘宝。不论书籍还是服饰。春天,她着一身紫薇色的绣花小外套,穿在那款束身的黑色金丝绒的内衣外边,半掩了紫薇色的蕾丝花边短裙上的装饰结。肉色的连裤袜,套一双紫薇色外侧镶嵌亮钻玫瑰花的半腰皮靴。把齐腰的长发,辫成一个长辫子,再用紫薇色的头花束起,斜搭在胸前,于是,浑身便浑身散发出一种脱俗的味道。夏天,她穿着一件三件套的淡绿色的薄纱裙装,黑绿相间、点缀着花饰的皮鞋,玉石项链配浅翡翠色的手镯,挎一只鹅黄的手袋儿,清清爽爽,如出水芙蓉。她喜欢摄影,她的书房里,摆放着春夏秋冬四季拍摄的风景照。

冰激凌是杜平的最爱。每走到冰激凌店她都两眼放光,孩子似地跑进门,捡一张临街小桌坐下来。当冰激凌端到面前时,她马上又回复到“淑女”,用长长的镀铜柄的小勺子,将粉红或嫩绿色的冰激凌小心地挖起一小块,慢慢地送到嘴边,让它在口齿间溶化。然后再轻轻地把小勺子抽出来,满足地咽下一口香甜。冬日的下午,斜阳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这时,杜平静静地品着咖啡,看着街上的行人,想着心思,构思着新的作品。

(《诗经·颂》泮水)中,曾描写过这样一幅场景,在水边,新落成的宫殿前,万千百姓和贵族的车马组成盛大的场面。人们随鲁侯一起走进圣殿,举行盛大而庄严的祈祝仪式。如果把杜平用文字构建的世界比做一座殿堂,那么,她的文字,作为一个向导,一面旗帜,一个召唤,引领着读者走进杜平构建的世界,让读者有机会走进她那圣洁的心房。相信,这就是杜平的文字的真正意义所在。

亲爱的读者,请允许我借用英国诗人克利斯蒂娜.罗塞蒂的诗句来做这篇《序》的结束:

“在那儿,要么在别处,一定有一张脸孔我不曾见过;有一种声音我未曾听过……一颗心还不曾回答我的话语。”

对亲爱的读者而言,杜平是你未识的朋友;对杜平而言,世界是她未知的将来。

                                王占军  写于2007年11月22日

5042字

注:今晨接王老师儿子乐乐的电话,惊闻十年前与其共事过的丹东电视台资深记者、编辑、策划人、自由撰稿人王占军老师已于2017年3月16日因病逝世(享年62岁)。不禁黯然神伤,潸然泪下。

十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逝者的音容笑貌,浮现眼前。

曾经的邂逅、相识,曾经一同在春夏秋冬的的采编、撰稿、曾经的意见相左的争执,瞬间化为一缕风儿、飘散又聚拢,从记忆深处逐渐清晰。有一种疼,如芒刺在背。

多年来,因各自都忙,少于联络。偶尔电话问候,也是匆匆匆忙忙;没能最后送他一程,颇为遗憾。

今天,翻出十年前与王老师合著的这本《海派人文纪念园》。书中,有我40多篇散文收编。今日,重阅王占军特为我散文写的序,感慨万千。

我一直期盼着有一天自己独立成书出版散文集。十年已过,终因资金缘故,未能如愿。心,真的很疼!

愿逝者天堂继续写作,一路走好!安息吧!

                                杜平 2017年3月28日追思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